实验

实验

2012年12月23日星期日

第一部:初會襠能超人(1)

深夜,T市的一棟自建的出租樓裏。
音響:“啊啊啊~yayamero!!!”
電腦螢幕上,一個壯男被綁在刑架上,高翹的硬屌流著淫水,被調教師抓在手裏打手槍。
吳紹成:嘶——哦——,來吧,你這個變態。
一個穿著保安服裝的男人坐在電腦前,保安襯衫的扣子全部解開,露出發達的胸肌的平坦的腹肌,褲子和內褲也脫到膝蓋,男人握著自己的硬屌打手槍,硬屌和視頻裏一樣,爆滿了青筋,流著淫水。
這個男人名叫吳紹成,今年剛滿25歲,是某超市的保安。健康的生活和運動練就了他結實的身材。加上他的長相比較帥那麼一點,使得吳紹成在超市裏很受女孩甚至是大媽的青睞。這可苦了吳紹成,要知道超市的保安一般都帶有服務生的性質,又是指揮停車又是幫忙提袋子,一天下來,將吳紹成累得夠嗆。回到出租房,吳紹成門一關,電腦打開,開啟一部壯男SM片,開始“慰勞”自己。
音響:“啊啊啊啊!!!”
螢幕裏,壯男趴在地上,翹起屁股,只見調教師拿著潤滑液倒在了壯男的屁眼上,抹開,然後,用手指強行侵入壯男的屁眼。
吳紹成:啊啊啊啊啊,操,住……住手!!
螢幕前,吳紹成也翹起兩只腳,打開,將潤滑液倒在屁眼上,然後用手指插入。
調教師開始用手指抽插壯男的屁眼,壯男發出痛苦的哀嚎。
吳紹成也閉上眼睛,開始用手指抽插自己的屁眼,享受著壯男的哀嚎,嘴裏發出舒服的呻吟。
恐怕那些女孩和大媽們永遠都不會知道。她們喜歡的這個帥保安私底下竟然渴望被人調教。每次被保安組長訓斥時,吳紹成的下麵都會有所反應。只是他一直不敢去找人調教自己,只能去找了一些壯男受虐片,想像自己是那個壯男,一邊看片,一邊自慰,以求消除欲火。
音響:啊啊啊啊,ya……yame……iku……iku!!!!!
吳紹成:啊啊啊啊啊……不……射……要射了……
看著視頻裏的壯男開始挺腰用硬屌在調教師的手中磨蹭,吳紹成也學著壯男的模樣,手不動,腰一挺一挺的將已經硬得像石頭般的硬屌往手中磨蹭。壯男屈辱的在調教師手裏射出了精液,吳紹成的公狗腰挺得更快,不一會兒,吳紹成一陣低吼,硬屌馬眼猛張,噴出一股股精液。落滿吳紹成的胸前和腹部。
吳紹成:噢噢噢噢……嘶……操……哦——好爽。
噴精完畢,吳紹成攤在電腦桌上,喘著粗氣,濕潤的眼睛半睜著看著天花板。硬屌已經軟化了不少,雖然依舊挺立,但硬度和角度已經不如剛才。
吳紹成:哈啊……哈啊……我靠,怎麼才射這麼少??
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的吳紹成用手扯出一張衛生紙,想要抹掉滿身的精液。誰知道,他的胸前和腹部乾乾淨淨,只剩零星幾點白色。
吳紹成:唔……看來天天噴也不行啊。唔……累死了,睡覺。
由於昨天才剛剛射了一發,所以對於射精量少於往常,吳紹成也沒在意。用衛生紙擦了擦身上的精液,吳紹成走進洗澡房洗了個澡,然後就上床睡覺了。
只是,這時的吳紹成並不知道。這一覺,竟成了他終身難忘的噩夢……
“受害者名叫吳紹成,男,生於198124日,兩年前來本市打工,現為某超市保安……”
吳昊一邊聽著偵查員小趙的報告,一邊打量這個房間:一室一廳,典型的出租房。
“誰發現他的?”
“他隔壁的房客發現的。據那個房客說,這出租房隔音不好,他半夜兩點半左右聽見隔壁傳來木床搖擺的聲音,還聽見吳紹成在叫。聽著像是在幹那種事……”
小趙頓了頓,吳昊看了他一眼。小趙連忙繼續說:
“吳紹成的叫床聲吵得鄰居睡不著,所以鄰居就跑去敲他的門。誰知道房門沒鎖,一推門進去就看到吳紹成倒在床上,雙手握住自己的生殖器,陰莖還在不斷的噴精。”
小趙咽了口唾液,吳昊皺了皺眉,看情況,他半夜被電話叫起來趕來這裏,就是因為這個叫吳紹成的混蛋打槍打到虛脫?
吳昊走出房間,警員還在給那個鄰居做筆錄。那個鄰居指手畫腳的,看上去情緒非常激動:
“真的,你們相信我,我推門進去的時候,他的精液噴得滿床都是,叫得也好痛苦,太嚇人了。”
警員看上去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。吳昊眉頭皺的更緊了。因為他清楚的記得,在趕到現場時,陷入昏迷的吳紹成已經被送往醫院,但是,他的床上,乾乾淨淨,連床單也是乾燥的。根本沒見到鄰居所說的精液滿床的樣子。
“吳隊。”
負責筆錄的警員看到吳昊,跑了過來。
“小劉,情況怎麼樣?”
“沒啥進展。這混蛋一口咬定吳紹成是射精過度導致昏迷的。他媽的,當我們是傻子耍。”
名叫小劉的警員懊惱的跺了跺腳。
“行了,別惱了。再好好詢問一下,看看有什麼疑點。”
“是,吳隊。”
小劉揮手招呼著現場的其他警員繼續尋找線索,然後繼續詢問……
一夜未眠,忙著收集證據,詢問證人。吳昊和小趙等幾個刑偵員忙了一夜。
但直到天亮,都沒有一點有用的線索。
醫院方面傳來消息:吳紹成暫時沒有生命危險,經檢查,他是因為射精過量導致身體虛脫,昏迷。
和鄰居說的一樣!!!
但是,精液呢?!
吳昊將診斷報告扔在桌子上,仰身躺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。
小趙盯著吳昊看,心裏暗暗感歎老天的不公。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刑偵隊隊長,長得又帥,身材又好,雖然小趙沒有親眼看到過吳昊的生殖器,但從那鼓鼓當當的一大包來看,吳昊的屌絕對不小。
吳昊對於自己的本錢好像沒啥自覺,站得正,坐得直,緋聞一類的東西完全和他絕緣。但這傢伙讓人恨得牙癢癢的是,他總是在不經意間展現他胯下的驕傲。譬如像現在這種情況:雙手伸直使得藍色的警用襯衣下擺被拉起些許,露出了腰間黑色的皮帶,以及小麥色的肌膚,皮帶扣的上方,可以看到稀疏的黑色體毛。腰挺直,警褲胯襠部分的鼓包顯得更加凸起,簡直就像是在向小趙示威一樣。
“媽的,都是疑點!但就是摸不著門路。”
伸完懶腰,握緊拳頭用力的捶了下桌子。吳昊濃眉緊皺。本來就帥氣的長相嚴肅起來更具魅力,小趙心裏暗暗歎了口氣,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。
“喂,小趙,說句話啊。”
“吳隊啊,要我說,這個案件很難著手咧,受害人又沒啥大礙,醫院也證明受害人是自慰過度,不然這樣,等吳紹成醒了,我們再去問一下,把這案子結了……”
話還沒說完,只聽門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門猛的被推開了。
“吳隊!!吳隊!!又有受害者了。”
“你給我注意點形象,慌慌張張的,我們刑警的臉都被你丟光了。”
小趙閃到小劉旁邊,朝著闖進來的小劉腦門上就是一巴掌。
“啊,痛!小趙你就不能輕點麼,每次都打我腦袋,我變癡呆了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!!”
平日這兩個活寶沒少給警隊帶來歡笑,但今天吳昊卻笑不出來。
“你剛才說什麼?”
“呃……是這樣,又有一個受害者,和吳紹成的情況一模一樣……”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